新闻中心
  当前页面:新闻中心 >> 媒体报道
    《江南保健报》:精神司法鉴定很严谨
    发布时间:2017-12-19 浏览量:2155


    受访专家: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党委书记、无锡市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所所长、主任医师  袁国桢

    擅长:各类精神病疑难杂症的诊治及精神医学司法鉴定



    2015年,南京一宝马车司机驾车撞人后,被鉴定为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。由于刑法规定精神障碍能够作为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,会不会让肇事者或犯罪嫌疑人利用这一法律空子,伪装精神疾病来逃避责任?对此,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党委书记、无锡市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所所长、主任医师袁国桢表示,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对于普通百姓而言,因为神秘而分外受到关注,而撩开神秘的面纱,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很严谨。

    在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内挂牌的无锡市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所,虽然普通人不太了解,却在国家司法部赫赫有名。袁国桢介绍,精神司法鉴定具备严格的诊断要求和诊断标准,有一套科学、严谨的证据链条,包括医学和法学两大要件,通过精神诊断、辅助检测和责任能力判定三个阶段,一环扣一环,综合印证,并不像外行人想得那么简单。袁国桢无不自豪地表示,司法部出具鉴定的工具书所用的实例都是无锡所的模板,近年来,无锡所获得全国司法鉴定技能考核第一、司法鉴定归口司法部管辖后连续多年免检单位、司法部司法鉴定宋慈杯二等奖、省司法厅先进单位等多项殊荣,这些都是对该所工作最好的肯定。该所不仅为无锡的社会经济保驾护航,周边苏州、泰州等地也有人慕名而来寻求精神司法鉴定。

    袁国桢介绍,该所全年受理的精神司法鉴定要有1000多件,其中刑事案件30%,民事案件要占到70%。精神司法鉴定专业性强,但是却与普通百姓息息相关。他举例,比较多见的如醉酒导致他人伤亡的肇事者申请精神司法鉴定。有些当事人饮酒后肇事往往认为自己当时是醉酒糊涂了,请求免于刑事责任。事实上,只有在病理性醉酒才属无刑事行为能力,正常人饮酒是自限性行为,不胜酒力肇事是不应该的,同样要受到法律的制裁。再如一些晚辈在遗产继承上有纠纷,殊不知,对于有疑似精神障碍的长辈所作的遗嘱是不一定作数的,需要作精神司法鉴定,如果在行为当时确认不具备民事行为能力,遗嘱是无效的。同理,有的精神病患者提交了辞职书,但是经过鉴定,当事人当时民事行为能力明显受损或丧失,其所写的辞职书是无效的。还如貌似外表精神活动无明显异常的女性受到性侵,在行为当时,如果一经确认患者没有性防卫能力或削弱,对性行为能力的实质性认知功能受损的话,即使性侵对象没有采取暴力胁迫行为,也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,自愿的也不行,真应了一句“占便宜也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此外,目前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,抑郁症患者轻生事件时有发生,其中不乏成功人士,对于他们的死因,也需要予以精神司法鉴定。(本报记者)




    >> 返回